协议离婚后发现对方婚内出轨,双方所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的处分内容是否有效,能否要求重新分配财产?

  发布时间:2018-12-03 14:35:20


    【案情】

    原告张某与被告李某经自由恋爱后于2008年7月登记结婚,2010年李某生下一子。因感情不和,双方于2016年7月15日协议离婚。后为了孩子的成长,张某与李某又于2016年12月20日办理了复婚登记。之后又因性格不和等原因张某与李某于2017年11月20日协议离婚并在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对财产分割约定:“婚内卖屋款60万元,张某分得35万元,李某分得25万;双方各自名下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没有发生共同的债权债务,如有一方对外负有债务,由负债方自行承担。”一个月后即2017年12月底,李某发现前夫张某已再婚,并与他人生育一子。张某推断李某与其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违背了夫妻间忠诚的义务。张某是在不知李某婚内出轨的情况下,与其签订的《离婚协议书》,该离婚协议书中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处分的内容,应属无效。而且在签订离婚协议书时,李某隐瞒了其婚内出轨的事实,其出轨行为给张某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故张某诉至法院,要求重新分割离婚协议中的夫妻共同财产。

    【分歧】

    对本案中协议离婚后发现一方婚内出轨,双方所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的处分内容是否有效、是否应该重新分配财产,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李某的出轨行为严重破坏了夫妻感情,是导致双方离婚的主要因素。张某提出签订离婚协议时,李某隐瞒了其婚内出轨的事实,从保护无过错一方的角度上应支持张某的诉请。该离婚协议中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处分的内容应属无效,离婚协议中所涉财产应重新分割。

    第二种意见认为,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及个人财产已经进行了明确的分割处理,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该离婚协议经婚姻登记机关确认,已经产生法律效力,具有法律约束力。故该离婚协议中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处分的内容应该有效,离婚协议中所涉财产不应重新分割。但针对李某婚内出轨的行为,张某可以向法院提起离婚后损害赔偿诉讼。

    【分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本案中,针对李某婚内出轨的行为且在与张某协议离婚后仅一个月时间内与他人生育一子的事实,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张某作为无过错方有权力要求李某给付精神损害赔偿,张某可就离婚后损害赔偿纠纷另案起诉主张权益,但李某的婚内出轨行为并不能作为双方所签订离婚协议无效的依据。

    首先,夫妻双方到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就财产分割问题达成的协议,是当事人在平等自愿的前提下,协商一致的结果。对于任何一方当事人来说,这都是对自己财产权利的一种自由处分,协议对双方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都理应接受这一决定所带来的法律后果。张某与李某于2017年11月20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对财产的分割达成了协议,并在婚姻登记机关登记备案,已产生法律效力。财产分割协议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之间变更民事权利义务关系达成的协议,具有民事合同性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关于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规定。故张某和李某所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就财产分割的约定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

    其次,在双方离婚后,只有符合以下情形的,一方才有权利提出重新分割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对前款规定的妨害民事诉讼的行为,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予以制裁。本案中,张某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李某在签订离婚协议时存在隐瞒、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故离婚协议对双方均有约束力。

    再次,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分割协议不同于一般的财产分割协议,财产分割协议与身份关系有关,财产的分割与婚姻关系的处理存在依赖关系。现张某与李某的婚姻关系已经解除,该离婚协议已生效,双方应遵守协议的约定。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因此,如果存在法律规定的欺诈、胁迫等特殊情形,当事人请求变更或者撤销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支持。如果当事人不能够证明订立协议时有欺诈、胁迫等情形存在,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本案中,张某作为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张某自愿与李某签订离婚协议,系其真实意思表达。张某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李某在签订离婚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故离婚协议对双方均有约束力。法院对张某的诉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张某与李某所签署的离婚协议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离婚协议合法有效。张某以李某婚内出轨为由提出重新分割财产的诉求,法律上不予支持。

责任编辑:安法研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