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劳动能力丧失程度的证据,夫妻一方能否认定为适格的被扶养人?

  发布时间:2019-02-22 14:17:00


    [案情]

    2018年4月,原告胡某驾驶二轮摩托车与被告刘某驾驶的机动车发生碰撞,造成原告胡某受伤及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原告胡某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刘某及保险公司赔偿损失,后提交了其妻甘某的精神残疾人证及精神分裂症的疾病诊断证明书,证明其患有精神类残疾三级的妻子甘某被列入被扶养人范围,要求赔偿其被扶养人生活费。

    [分歧]

    关于原告胡某之妻能否认定为适格的被扶养人,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不应当认定为适格的被扶养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的规定,原告胡某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妻甘某丧失了劳动能力且无其他生活来源,故不应当认定为适格的被扶养人。

    第二种意见认为,应当认定为适格的被扶养人。虽原告胡某无证据证明其妻甘某劳动能力的丧失程度,但通过日常生活经验及一般社会公众的认知均可以认同精神残疾三级,不能通过自身正常劳动获得生活来源,故应属于被扶养人范畴。

    [管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一方面,甘某系原告胡某之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条之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给付扶养费的权利。被扶养人生活费是被扶养人预期利益减少的一种消极损失,当一方受到损害时,其劳动能力丧失导致双方本应享有的共同收入减损,进而影响没有劳动能力又无生活来源的另一方本应享有的一方应负担的生活费用,故夫妻一方能够成为另一方的被扶养人,原告之妻甘某能够成为受害人的被扶养人。

    另一方面,原告提交了其妻甘某系精神分裂症患者,程度为精神类残疾三级的证据材料。《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是认定残疾人及其残疾类别、残疾等级的合法凭证,残疾评定标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残疾人残疾分类和分级》(GB/T26341-2010),该标准第5-7-4条说明:精神类残疾三级,适应行为中度障碍,生活上不能完全自理,可以与人进行简单交流,能表达自己的情感。能独立从事简单劳动,能学习新事物,但学习能力明显比一般人差。被动参与社交活动,偶尔能主动参与社交活动。需要环境提供部分的支持,即所需要的支持服务是经常性的、短时间的需求,部分生活需由他人照料。因此,原告虽然没有证据证明甘某劳动能力的丧失程度,但从日常生活经验、一般社会公众的认知和《残疾人残疾分类和分级》(GB/T26341-2010)关于精神类残疾三级的说明,可知精神分裂症患者不能通过自身正常劳动获得生活来源,故原告之妻甘某能够成为受害人的被扶养人。

责任编辑:安法研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