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两份不同病历能否认定医院构成伪造、篡改病历

  发布时间:2019-05-16 16:33:58


    [案情]

    2016年元月16日,原告刘某因打羽毛球被拉伤,出现右小腿外侧胀痛不适,难以忍受,于次日入被告某医院骨一科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右小腿单筋膜室综合症、腰椎间盘突出症。2016年1月19日16时53分,被告为原告行右小腿单筋膜室综合症切开减压术。2016年2月25日原告肌电图检查结果提示右腓总神经部分受损。2016年3月10日,原告转入被告康复医学科继续治疗。2016年7月14日,原告在被告处住院179天后出院,出院诊断为:腓总神经损伤;胫前肌群、踇长伸肌损伤;右小腿筋膜室综合症早期;腰椎间盘突出症;右踝关节功能障碍。2016年8月18日,江西某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伤残等级评定为十级伤残。庭审中,原告向本院提交了其在被告骨科复印的入院记录及出院记录,该入出院记录与双方封存病历中入出院记录内容不完全一致。为确定被告在对原告的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根据原告申请,安源区法院依法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就被告为原告提供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如存在过错,其过错与原告的损害后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过错参与度进行鉴定。司法鉴定中心依据原、被告确认的鉴材,于2017年5月24日作出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告为原告提供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与患者右下肢损害后果存在一定因果关系,拟定医方过错参与度为20%-40%。

    [断案]

    安源区法院认为,可以让当事人选择其中一份病历作为依据进行医疗过错鉴定,以证明院方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及过错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一、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归责原则

    医疗损害责任是指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过程中因过失,或者在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无论有无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或者其他损害,应当承担的以损害赔偿为主要方式的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这是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一般归责原则,反映在举证责任上就是患者要求医疗机构承担民事责任的前提是需提供证据证明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存在过错。由于现实中患者相对医疗机构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为更好地保护受害人,平衡医患双方权益,《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了可以适用过错推定的情形,即“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本案当事人争议的即被告是否构成该条规定的“伪造、篡改病历”,一旦构成就可直接推定被告存在过错,而判决其承担责任;否则原告仍需举证证明被告在在对其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

    二、伪造、篡改病历的认定

    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必须具备主观上的过错,即行为人无须对不可归责于自己的原因所导致的损害承担责任。过错推定原则并没有脱离传统民法“无过错即无责任”的思想,在过错推定下行为人承担责任,仍然是以行为人主观上存在过错为要件,只不过是以法律规定的举证责任倒置来认定加害人的主观过错,其核心是证明责任的分配与承担问题。即在具体案件中,由于存在法律事实无法查明的情况,在特定情况下可推定一方当事人存在过错,除非其能举出反证来推翻这种推定,否则就应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对于医疗机构的过错推定也应当是建立在医疗机构有无过错无法查清的情况下,也即医疗机构伪造、篡改的内容必须足够关键,因该伪造、篡改行为足以导致无法通过司法鉴定判定医疗机构是否存在医疗过错或参与度比例,才能适用过错推定,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如若伪造、篡改的只是患者的身份信息、医护人员签名等对于医疗行为的判断不构成影响的内容,因与医疗过错的认定及案件的审理无关,不应据此推定医疗机构具有过错。

    本案中,一个特殊的情况是有两份内容不一致的入院记录与出院记录,其中一份是原告自被告骨科复印而来,另一份是双方封存的病历,虽然原告认为被告对入院记录、出院记录进行了篡改,但原告完全可主张以其认为“篡改”前的入院记录、出院记录进行医疗过错鉴定,故即便被告修正后的入院记录、出院记录真实性存疑也不足以导致本案诊疗行为有无过错无法认定,亦不足以导致本案原告损害结果的原因无法判断,不能以伪造、篡改病历为由直接推定医院存在医疗过错而由其承担全部责任。

责任编辑:安法研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