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到期后承租人登报要求承租人接收租赁物的效力认定

  发布时间:2019-06-06 14:35:24


    案情

    2005年12月5日,刘某某与某旅游开发公司签订一份《商品房买卖合同》及《回租协议》,约定刘某某从某旅游开发公司购买某购物公园第D座半地下层D-1-13号商铺,付款方式为一次性付款,购买后将上述商铺回租给某旅游开发公司,年租金为总价的10%(商铺总价为256500元),租金按月支付,某旅游开发公司拟于每月月底支付租金2137.5元,租赁期满后,某旅游开发公司保证该商铺结构不变交还刘某某,刘某某允许某旅游开发公司将上述商铺转租,转租所得归某旅游开发公司,租赁期限自2006年1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后某旅游开发公司将上述商铺与其它商铺一起转租给某电器公司。合同到期后,某旅游开发公司与某电器公司产生纠纷,诉至法院,某旅游开发公司便未再向原告支付租金。2017年11月28日,被告在某日报第4版刊登一则公告,声称其与刘某某等18人的某购物公园商铺回租合同早已到期,要求刘某某等18人在公告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到某旅游开发公司处办理接收出租商铺手续,逾期接收或拒绝接收的,所产生的一切损失自行承担。后刘某某于2019年1月18日与某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一份《店铺委托出租、管理协议书》,双方约定刘某某将涉案商铺交于某商业管理公司对外出租。刘某某以其于2019年1月18日才接收商铺为由,起诉要求某旅游开发公司支付租金至2019年1月17日。

    分歧

    对于某旅游开发公司在合同到期后登报要求刘某某接收租赁物的法律效力认定,存在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刘某某与某旅游开发公司之间是租赁合同关系,且双方均在同一城市,某旅游开发公司在未通知刘某某的情况下径行使用登报公告的方式解除双方的房租租赁合同关系不能产生解除的法律效力,某旅游公司应支付租金至2019年1月18日。第二种观点认为,某旅游公司于2017年11月28日登报要求刘某某接收商铺产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某旅游公司支付租金至2017年11月28日。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合同到期后,某旅游公司应向刘某某返还租赁物并付清租赁期内的租金。本案中因刘某某与某旅游公司对于到期后接收商铺事宜未达成一致意见,导致商铺一直闲置,直至2018年1月18日刘某某与某商业管理公司签订《店铺委托出租、管理协议》,由某商业管理公司接手进行管理。刘某某认为其向某旅游公司催讨过租金,某旅游公司则认为其多次通知刘某某接收商铺但对方不予理睬,最终于2015年11月28日登报公告。从合同内容看,双方约定租金为按月支付,刘某某作为出租方,在承租人某旅游公司已经连续两个月未支付租金且合同已经到期的情况下,应及时向某旅游公司主张自身权利,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某旅游公司作为承租方,在合同到期后亦负有付清租金并交付租赁物的义务。现刘某某无证据证明在2015年5月31日到期后至2017年1月18日长达近两年的时间内向某旅游公司主张过权利,刘某某怠于履行自身权利的行为导致了损失的扩大,其自身应承担相应责任。某旅游公司于2015年11月28日登报要求刘某某接收商铺符合情理,应视为双方租赁合同于该日解除,对于解除后刘某某怠于接受涉案房屋导致的损失,由刘某某自己负责。故某旅游开发公司只需支付租金至2015年11月28日。

责任编辑:安法研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