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交警部门无法认定事故责任的情况下,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是否合法?

  发布时间:2019-06-06 14:48:34


    【案情】

    王某是某管理局聘用的清洁工。2019年1月1日,王某在上班途中,被路旁大风刮倒的树砸伤,致其昏迷不醒,被送往医院抢救。周围群众向110报警,当地派出所出警。经医院诊断为:脊椎骨折;额顶部头皮撕脱伤等。管理局向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经人社局审核后要求补正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之后,管理局仅提供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提交无法补办交事故责任认定书的情况说明。2019年6月22日,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王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王某对该决定不服向法院起诉。

    【分歧】

    第一种意见: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提出王某工伤认定申请时,在工伤认定程序中管理局未向人社局提交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作为依据,不能证明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人社局据此作出不予工伤认定决定符合法律规定。

    第二种意见:法院判决撤销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人社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是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履行工伤认定职责的重要依据,但并非工伤认定的前提条件。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无法认定事故责任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得以此为由不予认定工伤。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据此,职工在上下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的,除本人承担主要责任外,应当认定为工伤。由此可知,交通事故责任书对于责任的认定和划分、对于工伤认定具有重要作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在认定是否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本人主要责任’时,应当以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为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或结论性意见的除外”。因此,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是人民法院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的重要证据,但并非前提条件。通常情况下,交通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结合现场调查情况能够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但本案中因无直接目击证人、监控设施等原因,致使事故责任无法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规定,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等法律文书不存在或者内容不明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就前款事实作出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其提供的相关证据依法进行审查。该款规定明确了在交警部门无法认定事故责任的情况下,人社局仍应依法作出事实认定。同时,该条还明确了法院对人社局作出的事实认定应结合其提供的相关证据依法进行审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本案中,人社局不予认定王某构成工伤,应当提供王某不予认定工伤条件即王某本人承担交通事故主要或全部责任的证据。相反,人社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王某在此次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或全部责任,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责任编辑:安法研    

 
 

 

关闭窗口